国木田独步 くにきだ どっぽ

只要流泪的话,死去的人就能得到超度?恐怕既不会得到超度,也得不到救赎,因为他们的时间已经停止了。

再过几日就要立秋了啊…整理今日最后的档案同时不由得内心感叹。舒爽的凉风更能专注于工作,自己需要更加努力严格要求工作质量,虽然太宰那个麻烦鬼依旧成天嚷嚷着热。
终于…做完了。
舒展下筋骨起身把打印好的文件整齐摞好,站在窗边闭上双眸深吸一口气。

好!继续努力!
刚要准备继续工作时,敦君抱着文件凑过来向我汇报情况

那个…国木田先生……
嗯?敦有什么事情吗?…等等…!别告诉我又是那个混蛋捣的烂摊子要我去帮他收拾…!!
啊…不是的…太宰先生早就以好热好无聊待不下去的理由回宿舍了…所以我把太宰先生的那份工作也顺便整理好了……
啧…又翘班……也好,最起码不会因为他胡闹影响工作流程。小声嘀咕后接过他递来的两份文件。嗯原来是这样,辛苦敦了。

唉,但愿那家伙这个秋天可以老实些。

————————————分割————————————————
许久不见各位呀…!长期处于休眠状态的我终于更文了!!(真是难得虽然也依旧是那副样…)
抱歉抱歉考完试就净顾着玩……总的来说是我太懒了我以后会努力加更的!!(你确定不是继续拖…?)
好的目前就是这样的情况(其实是因为话废)
也谢谢各位…能一直支持我…深鞠躬。

「手记」理想之支配人生手册

二日。

于夜归,临砚而默。

彼时之恨,虽日日不得忘乎,然亦不愿之长于册。

浮生皆苦,忍之,纵有损于誉,当笑而淡之。

思于此,复默。

【费了好大力气布置完圣诞树装饰】

好的,终于大功告成了。

【习惯性想要拿出手册翻看】

???手册呢???难道是太宰那家伙...

“理——想?确实是做工精良的本子!....”【一个陌生又危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什么!???【下意识快速掏出手枪瞄准对方】嗯??小丑?果戈里??!

“啊...我并不是冲着抢夺而来,这些就还给你们吧........当然是为了恐吓!!!为了提醒各位,在人们尽情欢乐的同时,罪恶也在大肆泛滥着!!!”

【手册完好无损的回到自己口袋里顿时松了口气。听完他的恐吓精神又随即紧绷起来】

“我们武装侦探社,就是为了消灭罪恶,为人民服务而存在建立的。我绝对不容许任何罪恶破坏这所城市!”

【小丑走后还是心有余悸。】

真是个不平安的平安夜啊......

绝对,绝对要保护好这所城市。

「手记」理想之支配人生手册

十三日。

萧萧而寒若隆冬。

吾愿献身理想。

寄残生而成大道,不惧于苦,不怠于劳,不踟蹰于惑,志于千里,一往而前。

是与吾当忠于责,奋于业,快哉!
我的名字叫国木田独步。
既是一名生活在现实中的理想主义者,也是一名追寻着理想的现实主义者。

但是为什么手册没有告诉我我的搭档是个热爱自杀惹麻烦搅乱我工作计划的浪费绷带装置!!!!!

【在凌晨做了一个奇怪的噩梦...】
“国木田君~~新婚快乐~~现在你可以吻新娘啦~~”

????!!!!!!【猛的坐起身懵了一会】

【按了按太阳穴思考着是不是最近疲劳过度引起的】

结果一整天满脑子都是梦中的惊悚画面以至于不能专心好好工作

真是十分可怕的噩梦啊......


「原作者@赤盏_芥川幸福研究会 这位可爱的小姐」

果然,还是每天满满工作量的排挡最令人干劲十足了。

【准备继续工作的时候感觉少了点什么令人讨厌的东西】

“...敦君...”【微微皱眉】
“嗯?国木田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太宰那个混蛋又跑哪里惹事去了?”
“啊...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呢....”

(啧...不要给我再增加工作量啊)

————————分割线——————————————
因为某些原因只能在星期五星期六两天不定时出没,抱歉请大家多多谅解【鞠躬】

每天忙碌在形形色色的委托中

没有太宰的捣乱,专心工作为人民服务

在完美完成当天的计划后继续整理明天的工作

果然是理想的生活

整理文件时不经意的望向窗外,街上大部分都是已经开学的学生和结束假期的大人

假期已经结束了吧...发了会呆随即回过神
“好的,继续努力工作!!”

——————————分割线——————————————————
大家都应该开学了吧?新的学期要更加努力的学习!!!这样才能离你的理想更进一步!!!加油吧!!!

像往常那样准时到达侦探社

“好的,今天也是计划满满的一天”整理好衣领便推门而入

“国木田君生日快乐!”乱步捧着一个蛋糕开心的说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

“哎呀国木田君每天准备那么多计划却把自己的生日忘了吗?”

“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

“好啦,国木田君今天过生日呢,要好好庆祝一下哦”

“非常感谢乱步先生 @江户川乱步 !!今后我会更加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的!”

虽说今天是七夕,但不会影响计划的进行,社长也因有要事外出,那么鄙人代侦探社的全体成员,祝大家节日快乐

(果然比起节日,还是理想更为重要)
(等等!太宰那家伙又翘班了吗!?)